当前位置:警营文苑
最美的秋色
发布:jywy  发布时间:2017-10-24 11:05:03  浏览次数:8506

最美的秋色

新沂市局网警大队  沈华伟

国庆节后的一场秋雨,一下把我们带到了深秋。前几天还是短袖衬衫,今天却在家翻箱倒柜找秋天穿的衣服。白天下了一天雨,到夜里小雨仍然没有要停的迹象。晚上有清查行动,刚出家门,一阵冰冷秋风,夹杂着清脆的雨点的打在面上,不禁让我打了几个寒战。按时节算来已经过了寒露, 南岭及以北的广大地区均已进入秋季,东北和西北地区已进入或即将进入冬季。我们苏北大概是这两个地区的交汇地,白有秋的寒意,夜有冬的韵味。我赶忙回来套上了厚厚的外套,以为, 冬天不远了吧。

清查结束,回到单位睡的很晚,却早早的被鸟鸣声惊醒。一抹刺眼的朝阳,透过办公室厚厚的窗帘缝隙斜射我的脸上,让人睁不开开眼。拉开窗帘,一幅艳阳高照的景象映入眼帘。在单位工作那么久多年,很久没有仔细端详这景色。细细品来也是那么绚丽多彩,真的验证了古人的那句“熟路无风景”的话吗?其实最美的风景就在自己的身边!在食堂吃完早饭后,自己随便在院内随便小憩漫步。大院里的植被依然翠绿,枝叶迎着朝阳,挂着翠珠,一片生意盎然。十月中旬了,现在看来却丝毫没有秋季要走,冬天要来的征兆。走在东院丛林的小路上,只有稀落的碎叶。向上看,稀疏的树木枝条相互交叉掩映,有时偶尔也漏出一丝阳光,阳光在树叶间闪闪烁烁,一直跟在我的身后。阳光暖暖的,雨后的空气湿润而香甜。在大院转一圈也就五分钟的左右的路程,在这办公十多年了,院落虽不大,但细细品来,也别有景致。虽没有小桥流水, 但有清游自带竹林风的雅致。院内种了很多树,松、竹、银杏、香樟都有,品种很多。靠近大楼,有很密密竹林,一楼推窗可见。 走在茂密翠竹的小道,竹叶轻轻拂面,显得万般温柔、多情。此时此刻,既有梦醒竹林间意境,也有一袭青衫,一片竹林,一杯清茶,一卷书卷生活的向往。

院内的十几年前载的松树,都伟岸挺拔了。它虽然没有春天里桃树的争妍斗艳,也没有夏天里梧桐那硕大的叶片,更没有秋天里银杏树的一身金色的外衣。它只是四季里,穿着朴素绿色外套的松树。别的树以旁出虬干为美,它却以正直、朴素、坚强为美。这种内在美要比只在表面上的美和在温室中娇生惯养的名贵树种要高尚的多。      

人和树一样,做像松树一样有内在品质坚强的人,要比在“温室”中生长的花朵要伟大的多了。因而我们不仅要学习松树的正直、朴素、坚强的许多内在品质,还要有何当凌云霄,直上数千尺的情怀,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今年秋天,局里分来来了好多年轻人,穿制服的,一眼就能看出是刚来的新警。穿便服的,我便一下看不出,因为每天来局里办事的人很多。但时间久了,就熟悉他们的面孔,就是不穿制服也便知道了。在我看来,个个都是潮男靓女,但我却都叫不出名字。他们都一样的表情,脸上写着笑意,满怀着希望,洋溢着青春,充满了激情,楼上楼下奔忙着。让我们整个楼的气氛,霎时活跃起来。

大队今年没分来新人,只有海滨这位“小鲜肉”,他是90后,2013年参加工作的。现在看起来,大概应该过了保鲜期了。几年的磨练,让他增添几分成熟刚毅,少了那份青涩,增添了许多干练,少了那份稚嫩。他能力很强,工作很积极,遇到事情总是主动干。大队老同志居多,都工作十多年、二十多年、三十多年了。如果一个人20岁参加工作,60岁退休,那么我们有40年的工作时间。如果把这40年,按一年四季的时节来划分,我和隔壁的老王、老顾、立国、韩毅也算步入金秋了……。有人说这个年龄该休息了,让年轻人来干!是的,我也这么想!从警那么多年,超负荷的工作,个个都身心疲惫,身体大不如前。而且每个人家里都有本难念的经,也该是歇歇喘口气吧。大队人不多,除去我们这几个老同志,还有王刚、陈波、松行、海飞、成军另外还有几个文员这些年轻人。说年轻只是相对我们而言,对于那些新来的新警,他们都已是大哥大、大叔级别的了,他们挑起我们大队工作的重担。来到网警一年多时间,今年感觉特忙!他们从年初就一直出差在外,没日没夜的劳累,大队很少能有聚全的时候。我和老王、韩毅因为岗位不同,出差机会较少,承担大队值班任务。老顾年龄最长,他在基层干了多年所长,后到这里,也有七八个年头了。作为大队领导,从没有架子,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普通一警。每天第一到单位是他,他总是脚步匆匆,到单位收拾房间、打扫卫生。上半年他一直出差在外,抓捕办案,工作不输那些年轻人,现又忙于安保检查。立国大队长,一组建网警就在这,他就像局大院里的那棵松树,一直扎根这里,以老带新。他是我们大队的品牌也是标杆,长得英俊潇洒,工作干练洒脱,站在那像松树一样伟拔,人称“高富帅”。这些年的工作,他跑遍了全国大江南北,也成为我们网警的一张名片,去过的地方也许不记得他的名字,却知道新沂有个“高富帅”。他负责案件工作,常年在外奔忙,很少回家,队里也很少见到他。节前,大队安排出差,临上车前,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等赶回家时候,老人家已经不能说话了,含着泪拉着他的手,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处理完父亲后事,又义无反顾的回到工作岗位上。韩毅负责网上巡查,他的名字如同他的性格一样,刚毅、执着。网上巡查职责很重,需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事业心,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的时间表上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他时常像个雕塑凝固在办公椅上,双眉紧缩盯着电脑屏幕,看着每一条信息,大脑在不停的过滤思考。他没有别的嗜好,因为工作熬夜的原因,喜欢烟和茶。大多时候,一手拿烟,一手端着茶杯,坐在电脑椅上,这成了他招牌动作。因为长期熬夜,逆时差的工作,他的面容欺骗了他的年龄,看起来苍老很多,其实刚年过不惑。说他四十岁,人说他怎么显得那么老; 说他五十岁,人说差不多吧;说他六十,人说他身体怎么那么好,跟五十一样。抽烟让他成为办公室一大“公害”,我也劝他戒了,他说没这个,天天熬夜来不了……

临近国庆、中秋了,今年又是难得的大长假,大家盘算着怎么利用这个时间带家人出去放松一下。毕竟一年到头在外匆忙,难得和家人相聚,警嫂们也在家兴奋的规划着旅行路线。上面接到通知,国庆假期期间安保任务繁重,不放假了,正常上班。这一下像秋天里来了寒流,让大家从头凉到脚。接着又给大队交办一起紧急案件,一伙嫌疑人在外地,需要马上去抓捕。否则,有可能错失战机。马上过节了,走还是不走?隔壁的老王,在屋里犹豫踯躅着,不停的在屋里来回踱步思考,大家也凑在一起在小声的嘟哝着、议论着。“开会……分工……现在就出发……”,老王斩钉截铁的下达了工作部署。不到半小时,大家伙已经在抓捕的路上了。少了这一帮人,大队显得冷清的多了,听不到他们的欢声笑语。走廊里静悄悄的,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一天、两天、三天,马上到节前了,而大队里一点节日的气氛都没。老王每天一人独自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分白天和黑夜。走廊里,只能听见隔壁老王电话不停的调度案件进展情况,“马上动手……节前嫌疑人必须到位……”。而后几天,电话又不断响起“人员到位……”“好……马上带回……”,终于在节前全部抓捕对象到位。“你那情况怎样?”,“在路上了”,“好的,注意安全”,老王又在调度行程情况。“成军你那怎么样?”,“票都给定完了,没订到票……”,他在深圳,路程最远,老王一下急了,饭也不吃回屋翻起了地图。“你飞合肥,在那转车……”,终于都在路上了,老王松了口气。虽然不放假,但是节还是要过的。十五了,他在办公室里板着手指头安排着晚上过节的事情。顾大队、成军、海飞家在外地,不能回家团聚,得把家里老人接过来一起吃个团圆饭。松行父亲年前得病,卧床不起需要照顾;海滨父亲半年前查出身患重症,正在化疗;立国的父亲,节前刚走,王刚、陈波孩子还小,他们是家里顶梁柱,过节不能不在家。

十五的晚上,天公不作美,白天下了一天的小雨,晚上天空一片氤氲,月亮也被阴云遮挡着。老王在食堂吃完饭,又回到办公室值班了。大家都团圆了,老王心里的石头终于都放下了。可是,大队最需要团圆的应该是他。父母双亲都已年过古稀,长期患病在家,需要他照顾,自己和爱人身体也不好,孩子在外地工作。他说大队每个人都是家庭和事业的顶梁柱,老王你也是吧,但到网警工作以来,这样的夜晚成为他最熟悉的夜晚。

金秋时节,党的十九大即将在北京召开,安保任务繁重。全局上下每个岗位都在加班,国庆假期,袁市长天天带领我们在局里值班备勤,吃饭时候端着餐盘和我们一样在食堂排队、打饭、就餐,没有休息一天。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领导的引领,我们大家才能无怨无悔的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正是因为有我们的守护,才有社会的平安、和谐。我们大队也在老王的带领下也取得丰硕的成果,今年大队被省厅评为优秀基层执法单位,并荣记二等功。国庆前后,大队又有多名干警立功受奖,开创新沂网警工作新篇章。这里既有局党委的关心和厚爱,也有兄弟单位的大力支持,同时也凝聚着我们新沂网警人的心血。

人说最美的秋色是香山的红叶,也有人说是喀纳斯的白桦林,还有人说是坝上的草原。这些我都不曾领略过,我想如果有……,待到安保任务结束时,当我看到我的战友们都戴上金灿灿的奖章,披红戴花,脸上都露出的灿烂的笑容,那才是我心中最美的秋色。